立志成为你的爹

快乐肥宅

大半夜爬上来发个刀子我就跑

一首破诗,来自侠客行剑意凌秋的沙比武当林霖,将近7000十分菜鸡,k波列?给你写梗为你撸文,只k道友不k道侣〔〕

落叶黄

武华预警

黑化/ooc 没毛病

 “我只谢他, 这一世白衣而来,渡我一人。”

沈居昕x陈绮

“山脚下每逢年节就来的那一群白衣道士,为何总是嚷着要我们还钱啊,我们华山很穷吗?”

陈绮终于长到了要被小师弟问华山财政问题的年岁了,是啊,华山就是穷,欠了那群秃驴牛鼻子大笔钱财不算,还有那么几笔情债。

说起武当华山,江湖上总少不了两派弟子恩怨情仇的纷纷扰扰,陈绮每每听见有人提到武华那些不得不说的三两事这一话题,就会衔着根狗尾草,挑起那双溢满流光的桃花眼,笑着说这么一句:

“我们华山怕是生生世世都要和那群冷面冷心的道士缠一起了。”

一语成谶,不知这位一身正气的华山小师兄是否了解了。

那是次名门正道每月必备的面子课程,下山斩剑,四大门派照例轮流举办,既抱着为自己的小辈弟子寻上一柄好剑这类念头,也怀着扬名立万的心思,谁晓得呢,这江湖总是瞬息万变的。

那年严寒难捱的华山三月底破天荒的开起了大片映山红,一反往日里荒凉冷寂的印象,只是可怜了暗香万花那些娇艳少女,惜花又惜己,眼瞅着花期将近,行程至末了,也未能与花同舞,真真是愁上了少女眉间发鬓。

华山弟子可不怕冻,数九寒天也敢嬉一嬉,更遑论二八少年正是猫嫌狗恨的时候,陈绮就偏与自己的同门背道而行,偏偏去煽风点火撩拨宿敌们。

那群鼻子向天身裹华丽道袍,身上无一处不刻印着我是个富人的小道士。

明明一般年纪,却苦着张脸憋着张嘴 明明贪玩的很,却非要摆出副不稀得的嘴脸。

陈绮想着想着就笑了,尤其是武当那个带队的小哥儿,叫什么来着?

“——沈居昕,吾名沈居昕。你夺吾配剑,连吾名也记不住?”

陈绮被高上自己半寸的冷面冰块盯上,不惧也不慌,扬一扬自己白皙如汉白玉般的手臂,“记住你,凭什么?”

“凭你们还欠武当万两……”

“你可消停下,赔你剑,随我去耍可好?”

啧,再强悍的债主也是要被一身正气的华山打动的。

沈姓少年说来也不是什么好相与之人,可笑独独碰上这个冤家,其实他两早也见过,那时彼此皆是稚童,一者衣冠端正俨然一副武当来年新秀模样,一者却衫乱髻散,鼻尖上还顶着不知何处蹭来一块泥,沈居昕用鼻子打量了这位可爱的华山小弟子,心里盘算着,把他拎来武当也是挺划算的,可没让他看够,这么一晃就是十年,再见也不幸没能陌路。

话归正题,这次斩的这柄蜀翼剑灵可非好相与之物,那是封了四凶兽穷奇的凶剑。沈居昕对它也是志在必得,被个毛刺儿缠住了也得上去夺这把剑,可哪知道那个抢他配剑,夜半邀酒的陈傻子愿意为自己挡上那么一斩呢?

沈居昕不知自己当时望着陈绮,眸子里除了惊惑还藏上了一分慕意,鲜衣怒马秉着诗酒当趁年华,还愿为你挡剑气的公子 ,就算欠上自己万两黄金,也不理了。

就是要他了。

陈绮也不知自己着了什么魔,只当为道友披荆斩棘两肋插刀了,毕竟得了人不少好东西,胡辣汤都看不上眼了,他可是自诩侠气铮铮溢骨间的少年郎,不就是一斩,也就是躺在担架上哭唧唧要沈道长摸摸头拉拉手这个程度嘛。

是的,陈绮畏疼,可他甘于为那个冰块付与一切,谁知道什么时候瞎猫看上傻狗了呢。

他也有认怂的时候,有酒不醉人自醉,喝酒斩剑养伤脑子里都藏着个冰块,生怕自己在武当养伤惹了这位道友,被心上人甩一记白眼,再甜的糖丸都补不上心头被黄莲将染的苦意了。

可气可恨这两情相悦说不出口,终惹得如今一方出走,一方留守,不就是爱错爱过,而倘使……

沈道长已不是当年沈道长了,如今人名唤乾

宇君,俨然下代武当掌门,可陈绮自那次误会后再未离过华山山门一步,自嘲一句,你也只配如此了。

又逢一年折桂节,金陵人满为患,陈绮终是破了戒,去凑一场无趣的热闹。

交付完师兄所托,路上却遇见了落魄的沈道长 ,不复传闻里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的荣华模样,眉眼里也没了那几分冷傲,令人忍不住……去锁住他。

是的,陈绮一直奢望着独享沈道长,想把他锁起来,笑也属他,怒也中意他,玉碗琥珀光般刹眼风华也似凤凰般稀得,他便是顶顶好的。

哪怕是落魄受制于人,我也要他最好。

陈绮想着,便拿自己白玉般的手指开拓起身后,抚着乾宇君的孽根,缓缓进入,起起伏伏间陈琦身下那惊鸿化身般谪仙,睁开了眼,抚上这个华山孽徒的脊背,轻轻叹了句:

“你昔年白虹贯绝十九都,我却心心念念着锁你入怀,如今你穿了我琵琶骨,与我成婚,我却也心甘情愿了。”

疲倦不堪的陈琦闭眼,梦里那个背对他的郎君终是转过了身,九溪归鹤,万里听风,梦中风起,扬眉翩跹。

故人抱剑离,遥寄共此醉。

十年一晌
他们还没有十年呢

青凉的一个小企划

由名字衍生的小脑洞吧

大概就是以他们两名字
开展的

梵萼 00:09:36
三军破剑甲 千里挥戈兵

梵萼 00:10:04
迟迟春未至 青青自尘来

梵萼 00:12:07
文人身武将命

梵萼 00:12:41
提红枪斩邪佞

梵萼 00:13:25
北齐藏了高长恭

梵萼 00:13:32
今世现了林迟青

梵萼 00:13:34
一般的

梵萼 00:13:37
短命

梵萼 00:15:45
sky是权臣类型吧

梵萼 00:16:07
他一人牵万万人心肠肚

梵萼 00:16:10
他的名字

梵萼 00:16:11

梵萼 00:16:20
注定他不可能是救死扶伤了

梵萼 00:18:31
你不可能会走的

梵萼 00:18:35
我的战神

梵萼 00:20:31
sky死活不信林迟青不死的样子

梵萼 00:20:35
真的心疼〔〕

梵萼 00:23:37
林迟青你还要你的命定之人吗

梵萼 00:29:40
这种时候sky应该可以隔着手心亲吻离去的青青了

梵萼 00:29:50
你看 最后你走了 我都不敢亲你了

梵萼 00:43:45
鲜衣怒马少年时

梵萼 00:44:05
斜倚高轩红袖招

梵萼 00:45:57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陲。
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 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 边城多警急,胡虏数迁移。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
长驱蹈匈奴,左顾陵鲜卑。 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 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梵萼 00:46:06
想起曹植的诗了

梵萼 00:46:22
白马篇

梵萼 00:48:55
他们都是最美好的少年

梵萼 00:48:58
只可惜了

梵萼 00:49:20
骄傲的少年再无依靠了

梵萼 00:49:33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他笑话



想扩这个故事……可……写着难受看着也难受

为球老师的人间道写的一首诗〔〕
现在发一下随便打两个tag〔〕
球老师我爱你!
另外 祝枫亭道 翻天顶 若干少年们
前方 更美

存个图猫灵的 别上升蒸煮

肥猫 吸嘛
欢迎加入红火锅料理哦,我们老板真可爱
肥猫wb 月影乌瞳金丝猫
火锅群 欢迎大家来肥猫的窝里~躺会

群号码:645509178 ​​​
一个无关紧要的黑粉为自己家老板打call

〔猫舞〕地震

     地震

短打 猫舞

自割腿肉

随便撸的,别打我。

最近全世界都在地震。

陈昭宇的心也感受到了震感。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概是五百年前孙悟空从五指山下蹦出来弹出碎石砸中心房的时刻,大概是晨星死于相思过度消瘦忧愁的时刻,大概一直就是白兰地配上泡腾片在便利店里开花那不可能中发生的可能时。

喜欢一个这样的男孩,谁未尝试过一次。

他是每个高中都会有的诗歌,却不是cnow舞王的独享。

5king 我爱你

bbcat 么么哒

一直就是笑话吧。

没喝醉的陈昭宇在想着,念叨着。

半夜里爬起来点上烟过瘾归过瘾,却再也睡不着了。

舞王上一次为情所困也就两三年前吧,他忘记啦,忘了故人,又忘记了打招呼一不小心的喜欢上了某某啊。

cc输了1246,是命运的所谓排兵布阵吧。

陈昭宇站起身,眼前黑了一阵子,那些小星星挺烦人的,他要去拥抱杨家玮了。

去拥抱他的炮友了。

他还记得酒精麻醉声带和大脑后的疯狂,潮湿和呻吟,醒来后他的镇定自若和他的惊慌失措。

他还记得自己说的那句

“那就做炮友吧。”

杨家玮那时的反应可爱透了,陈昭宇都想不起来自己那句话到底有多无所谓了。

杨家玮会在宵禁前溜出俱乐部接他去酒店,然后小心翼翼的与他上床,,会使着把少年音,撒会儿娇,悄悄掐了陈昭宇的事后烟,会在上床时难以察觉的使坏,他喜欢烟嗓, 陈昭宇便愿意压低嗓子说话。恋爱者眼里,被爱者总是万般好,万般金贵,宁愿捧上千金万金,换上他人一笑啊。

明明主导者是陈昭宇啊,明明都是杨家玮迁就他啊,只有陈昭宇知道。

他爱他爱他。

心酸又辛酸。

敷衍的和旁人握了手,看了眼如今的爱人,陈昭宇壮了胆,一把搂住了杨家玮。

哪知,好运来的猝不及防。

杨家玮回拥了他,凑近陈昭宇耳根

轻轻说了句:

5king啊,我心上人是陈昭宇啊。



陈昭宇睁眼,又开始做梦了,输是真的输了,抱也抱了。

可话没说啊。

他扭头看了眼睡在身边的男人,心满意足了。





〔写的是啥我也不知道别拍我!

   〔其实就是陈昭宇一人臆想〕

我们肥老板杨家玮真的可爱啊,想日〔〕

〔艾绝艾无差〕背靠背 心离心

艾绝 短打 赌债 

背靠背 心却不在一起了

我爱你 也爱与你一起时疯狂却幸福的自己,我爱你 也爱与你一起时发掘的每一处风谷。

 

欧倚良带着自己的行李离开上海时,秋色已深,带走寸寸体温的风也比不上心凉。

他们都视他为巅峰,可他也是癫疯,转身过去什么也都消散,什么也不再属于他。

也许他和俞仕尧当初境遇也差不离,背着罪名,也不能多一句解释,就那么轻松的离开了这个圈子,可他不能干净的脱身而去,他不够洒脱也没那般魄力,和俞仕尧在一起也是自卑,遑论现在他们陌路殊途,再无机会了。

有人去俞仕尧面前提过一句关于他的闲话罢,也不知晓欧倚良彼时心情如何,可,他们敌不过的,是洪流了。

我们也许还相爱,你也许仍是我一米阳光,也许仍是我爱时少年模样,可我不再。

可我不再。

完全ok的群内赌债